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石渠宝笈”书画为什么火?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0-09-26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30
 龙美术馆(西岸馆)第五展厅“风清骨峻——松竹梅庚子迎新特展”,展出了30余件(套)从南宋至明清、现当代的书画作品,用“松风低吟”、“竹影婆娑”、“梅茵初吐”及“鼠报佳音”四个章节,展示了松竹梅在中国古代哲学中所具备的高尚人格精神象征。
 
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分别为:郑板桥《青竹秀石》、张大千《松下雅集》、汤叔雅《梅花双鹊图》、溥儒《不作稻粱谋》
 
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展出的作品有三件著录于《石渠宝笈》,为什么龙小编要单独提出来呢?
 
自晋唐以来,书画即被视为“国之重宝”,每朝皇室都不遗余力地收藏名家书画。清代则以乾隆、嘉庆最盛,两朝历时70多年,将清内府所收藏的自古至清代的列朝帝王和名家、臣工的书画作品进行系统性整理和统计,编撰成“书画收藏账本”《石渠宝笈》初编、续编和三编(分别成书于乾隆九年、乾隆五十八年、嘉庆二十一年)。
 
而《石渠宝笈》的“石渠”一名,则出自《汉书》。西汉皇家藏书之处称为“石渠阁”,在长安未央宫殿北。乾隆帝以“石渠”为内府书画著录命名,表现了对古代文化传统的景仰和追溯。
 
《石渠宝笈》共著录了历代书画藏品万余件,虽然有部分藏品的真伪需要继续研究,但不可否认它是中国书画著录史上的集大成者,也是书画鉴赏、研究的必读之作。书中所录作品大多流传至今,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 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2015年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“石渠宝笈特展”时,观众看展的盛况?分分钟上热搜,凌晨开始排队、排队时长到6小时、开馆就跑向展览一度诞生新词“故宫跑”:
 
2015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,“石渠宝笈特展”就是以《石渠宝笈》著录书画为主,展出了283件绝世书画珍品,包括《伯远帖》《清明上河图》等,每天吸引近万观众观展。
 
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
 
龙美术馆(西岸馆)此次展出的三件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》作品,分别是(明)陈继儒《梅花册》、(清)乾隆帝《岁寒三益图》和(清)弘旿《素濑松唫》。
 
《梅花册》著录于《石渠宝笈》初编,有“乾隆御览之宝”、“石渠宝笈”、“御书房鉴藏宝”、“嘉庆御览之宝”等印。陈继儒是晚明时期的上海人,“松江画派”奠基人之一,《梅花册》是他的盛年力作,绘于金笺纸上,现存八页,每页皆诗画对题。因为喜爱梅花的品行,陈继儒在隐居的寓所周围移植了上百株古梅,经常对梅“写生”,使得他的墨梅成为一项绝艺。
 
陈继儒,《梅花册》局部,洒金纸本水墨,21.5×13.8cm×16,明代,龙美术馆(西岸馆)正在展出
 
《岁寒三益图》著录于《石渠宝笈》续编,盖有“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”、“八征耄念之宝”、“太上皇帝之宝”、“三友轩”、“石渠宝笈所藏”等印章。这幅画是乾隆皇帝62岁时所作,笔墨简练,着重表现了松、竹、梅的意态神韵和精神内涵。原藏于圆明园的“方壶胜境”。
 
(清)郑板桥,《青竹秀石》,纸本水墨,239×122cm,龙美术馆(西岸馆)正在展出
 
《素濑松唫》同样著录于《石渠宝笈》续编,盖有“三希堂精鉴玺”、“宜子孙”、“石渠宝笈”、“宝笈三编”、“嘉庆御览之宝”、“嘉庆鉴赏”、“宣统御览之宝”等印章。弘旿是爱新觉罗·胤祕的儿子,康熙帝的孙子。这幅画笔墨秀润,细皴密擦,松林滃郁,令人有如沐松风之感。
 
(清)弘旿,《素濑松唫》局部,纸本水墨,27.5×368cm,龙美术馆(西岸馆)正在展出
 
《素濑松唫》部分鉴藏印
 
除三件《石渠宝笈》著录作品外,龙美术馆(西岸馆)本次展览还展出了(宋)汤叔雅《梅花双鹊图》、(明)陈洪绶《清供图》、(明)项圣谟《松花图卷》、(清)郑板桥《青竹秀石》、(清)李鱓《拙柯顽石》、(清)黄慎《踏雪寻梅》、(清)慈禧太后《临汤叔雅梅花双鹊图》、溥儒《不作稻粱谋》、徐悲鸿《松鹰图》、张大千《松下雅集》、吴昌硕《红梅行书轴》、谢稚柳《秋山悬瀑》、汤哲明《明烛天南》、徐操《西园雅集图》等作品。展览已延长展期至2020年7月。
 
龙美术馆(西岸馆)参观Tips
 
正在展出:“不期而遇”;“献给孩子们”;“行为的痕迹:龙美术馆亚洲抽象艺术馆藏展”;“风清骨峻——松竹梅庚子迎新特展”
 
场馆地址:龙美术馆(西岸馆),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
 
疫情期间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10:30-16:30(15:30停止入场),逢周一闭馆(节假日除外)